养殖网安卓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新闻动态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二郎山上 七旬老人见证“鬼门关”近七十年蝶变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9-06-13 17:17 次数:95
您现在的位置:养殖网 > 青蛙养殖 > 正文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二郎山上 七旬老人见证“鬼门关”近七十年蝶变

  央视网消息(记者何川)二呀么二郎山,高呀么高万丈,古树那荒草遍山野,巨石满山岗,羊肠小道那难行走,康藏交通被它挡……二郎山是川藏公路从成都平原进入川西高原的第一道关卡,也是记者走进川藏线蹲点采访的第一站。   二郎山,曾被过往司机称为鬼门关,上世纪五十年代翻越它要花三天时间,如今只要14分钟就可从高速公路隧道通过,位于二郎山隧道西洞口的团结村也从飞虎村变成了全国文明村。   在二郎山上团结村的一个小院子外,年近7旬的老人周文寿哼唱这首上世纪闻名全国的歌谣,为我们打开了回忆的大门。

  川藏通车千年茶马古道成历史  二郎山的那边是雅安,听老人讲,旧社会时候,雅安那边背茶包的人都是走路翻二郎山过来,过山了就在我们村歇脚。

周文寿说,二郎山盘山公路是解放军修通的。 通车的那年,我才刚出生。   周文寿所说的茶马古道,源于宋代。 从雅安经泸定、康定,茶马互市后,一直延伸至拉萨,至今已有千年。 对行走茶马古道的凶险,雅安市汉源县82岁的老人陈正秀记忆深刻:去康定做生意,翻二郎山那段最苦,路险,还不太平。 我父亲陈德泰翻山时遇见了流匪,东西被抢光了。 回来不久就病死了,死的时候才37岁。 这条路上,冻死、病死的人多得很。

我十多岁时候也走这条路,背着货走,单边一趟就要半个月,最怕的是生病和土匪。

后来路修通了,才不用人背了。

  泸定县川藏公路纪念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1950年5月,为了打通二郎山修建川藏公路,以人民解放军为主的上万名筑路大军进入二郎山,用最原始的筑路工具,以每公里7名军人牺牲的代价,修通了这60多公里的二郎山盘山公路,那首《歌唱二郎山》也因此闻名全国。   1953年,从雅安到拉萨全长2255公里的川藏线正式通车,天堑变成了通途,茶马古道彻底成为历史。   这是二郎山的第一次巨变。   常年拥堵二郎山成了鬼门关  二郎山通车后,行走山间的背夫们退出了历史舞台,开着解放牌大卡车的运输队成为这条路上的常客。

修建于上世纪50年代的二郎山盘山公路随着车流的日益繁忙,变为让司机们心惊胆战的鬼门关。

从1983年起,二郎山路段实行单向限行通车。 由于路窄坡陡弯道多,再遇到冰雪天气,拥堵成为路过司机的噩梦。

  那时候,山上流传过这么一首打油诗:车过二郎山,像进鬼门关,侥幸不翻车,也要冻三天,还有司机说,车过二郎山,就像顶着棺材板。 我印象最深的是七十年代,送我女儿去雅安商校读书那次。 当年没有班车,我们搭的是运木头的货车,那一趟来回整整走了七天。 周文寿说,看到二郎山上的车,从山脚到山顶,一辆接一辆,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那时候要出去一趟很难。

  车辆的拥堵,还带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变化,让司机们对二郎山的恐惧更深了。 那个年代,我们村有过一段不光彩的过去。 周文寿不好意思地说,有一段时间,我们出去都不说自己是团结人。   原来,当年的团结村家家户户靠种玉米、苹果为生,很多村民把苹果背到路边卖给过路司机贴补家用。

这样的生活太苦了,有些好逸恶劳的小伙子就打起靠山吃山的歪主意:他们爬车、扒货、销赃,把团结村变飞虎村,在川藏线上臭名远扬。

二郎山这个鬼门关的名号因此传得更远了。   走进新时代飞虎村蝶变全国文明村  周文寿回忆,二郎山这道鬼门关开始有变化,大概是2001年,老二郎山隧道打通以后开始的。   1995年,交通部批准了二郎山隧道建设的优化方案,并将其列入国家九五计划重点建设项目。 1996年5月23日,二郎山隧道正式开工。 穿过8条大断层,数十个溶洞、暗河,2000多米岩爆和大变形……在2001年,二郎山公路隧道正式通车。

它当时是国内最长、埋藏最深、海拔最高、地应力最大、地质条件极为复杂的特长山岭公路隧道,而隧道的西出口刚好就在团结村附近。

  周文寿说:我当时是村干部,隧道通了以后,我们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一定要把村里的路连起来,团结村村民全民出工,把路修到了隧道口。 鬼门关通了,大家也看到了希望。 从那以后,跑运输的、出门打工的越来越多,村里的风气也越来越好了。   2019年,随着新二郎山隧道和雅康高速的开通,翻过二郎山所需用时从50年代的近三天变为14分钟。 鬼门关变通途,飞虎村也早就脱胎换骨。   在记者采访当天,十多名村民背着种殖的羊肚菌在村委会广场等待老板前来收购,鲜羊肚菌可以卖到40多元一斤。

现在,团结村有5000亩羊肚菌基地,还有500亩大樱桃和1000亩核桃基地。 2018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达万余元。

  高万丈的二郎山不再是鬼门关,飞虎村也早已脱变,在2018年成了全国文明村。 采访最后,周文寿说:我在这座山上、这条路边上长大,这些变化都亲身经历了。

我个人感觉最大的变化就是,现在出去说是团结村的人,大家都觉得很自豪。

上一篇:两条高铁交会,玉林北站规模首曝光
下一篇:网易经济学家年会:技术驱动下的创业时代
养殖网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7 养殖网-www.374877.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