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殖网安卓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新闻动态
 
中国文学史上的百媚千红(持续连载)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9-06-12 00:07 次数:187
您现在的位置:养殖网 > 青蛙养殖 > 正文

中国文学史上的百媚千红(持续连载)

  在南宋理学盛行封建意识浓厚的社会氛围中,多情和稍有点纵情的朱淑真,会有着怎样的社会遭遇呢?史料中并未有过多的记载,我们不妨从其几乎同时代的另一个才女吴淑姬说起(因为曾有一说:李清照、朱淑真、吴淑姬、张玉娘并称为“宋代四大才女”),无独有偶,比朱淑真晚生了二三十年的吴淑姬,有着和朱淑真几乎同样的命运。

  吴淑姬,生卒年不详,约1185年前后在世,估计比朱淑真晚生二三十年左右。

她真正的本名没有记载,湖州人,父亲为秀才但是家贫。 吴淑姬相貌十分美丽,慧而能诗词。 古籍中说为“富家子年据,或投郡诉其奸淫,时王十朋为太守,(按十朋为湖州守,在乾道中)判处徒刑。

郡僚相与诣理院观之,乃具酒引使至席,命脱枷侍饮,即席成二词,众皆叹赏。 明日,以告十朋,言其冤,乃释放。 后为周姓子买以为妾,名曰淑姬。 ”【注:引自搜狗百科】。   按照吴淑姬的一首诗词推演,吴淑姬曾有一情投意合的表亲婚约,临近结婚时男郎突然病逝。 在那个十分迷信的年代,这种事件无疑给吴淑姬带来命相不好的传言,吴淑姬的就被人们所忌惮。

因此,再寻夫家,条件就低了许多。 后父母将其许配给相貌不端、品质较差的富家子弟了。

其理想的郎君和现实的丈夫有了极大的落差,可想而知,对于吴淑姬这样的文青来说,她会有如何的苦闷、委屈、孤寂和愤懑。   嫁给富家子弟为妻一年,但富家子弟状告其奸淫。 富家为何状告其“奸淫”这样的罪名?原因传说有二:一说,吴淑姬嫌弃富家子弟没有才学、沾花惹草提出离婚而被其状告。

此说,好似不太成立,因为在那个年代,妇女嫌弃丈夫提出离婚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即使妇女提出离婚男方不同意也就作罢,毕竟吴淑姬还是自己的老婆,他不会傻到将污水泼到自己的老婆身上也讲屎盆子扣到自己头上的地步;二说,是因吴淑姬和朱淑真一样嫌弃丈夫酒囊饭袋,寻求不到精神的归宿而出轨,因此遭到夫家的状告。 实事求是的说,古今一理,才貌俱佳的浪漫文青是极度渴求心音交流的,面对自己死寂的家庭生活寻求“墙外”的精神寄托,是可以理解的。

“二说”是经得起推敲的。

吴淑姬的才情、多情和文青浪漫,我们不妨从她的代表作利来揣测:  《小重山》  吴淑姬  谢了荼蘼春事休。

  无多花片子,缀枝头。

  庭槐影碎被风揉。

  莺虽老,声尚带娇羞。

  独自倚妆楼。   一川烟草浪,衬云浮。

  不如归去下帘钩。

  心儿小,难着许多愁。   这一首词写的是一个独守闺房的女子对远方情人的思念。 上片写暮暮之景,然却有新意她不写满地落红,而写枝上残花;不写风雨摧花,而写风拂槐影;不写杜鹃啼血,而写莺声犹娇。

不仅显得清丽新鲜,而且都与此女子的特定身份和思想感情紧密联系,是从她独特的眼中看到独特的景物,带有浓厚的感情色彩。 你看,她写荼蘼,“谢了荼蘼春事休”,说的是荼蘼花谢,春天可算彻底结束了。 可现在犹有“无多花片子,缀枝头”说明荼蘼将谢未谢,这里也就蕴含着春事将休未休。 “花片子”是词人自铸新词,既通俗,又贴切。

“缀枝头”,给人的感觉,虽是残花,但仍有凄清之美。

同样,写“莺虽老”,但“声尚带娇羞”,也是将老未老。

这些不但是时序节物的准确刻画,也正是这位思妇青春将逝未逝,尚有美丽的面容,尚带娇羞的神态的真实写照。

“庭槐影碎被风揉”,槐影被风揉碎,春天被风吹走。

这不禁使她想自己的青春呢?也将一起消逝。 因此,在她看来,这风揉碎了槐影,也揉碎了她的芳心。 我们从这缭绕唇吻的音节中,从这欲吐还吞,委婉曲折的笔法中,体味到词人在这里寄托了一种青春将逝的深沉的感慨【借鉴文学百科注解】。   下片“独自倚妆楼”,承上启下。

上片写此女子庭院所见之景,触景生情,情苦而不忍睹;既不忍睹,遂回妆楼;既回妆楼,更思远人;既思远人,则倚楼凝望。

那么,她望到的又是什么呢?温庭筠曾有名句曰:“过尽千帆皆不是”。

柳永曾写道:“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

而在这首词中词人写道女主人公们都看到了舟,但皆不是所思远人的归舟,结果是从希望到失望。

而吴淑姬笔下的这位思妇,望到的却不是舟,而是“一川烟草浪,衬云浮”。 连天烟草,衬着浮动的白云,犹如浪涛滚滚,铺天盖地而来,哪里有归舟可见,简直丝毫的希望都没有,其愁苦可想而知。

用“一川烟草”来形容愁之大,愁之多,这在贺铸的《横塘路》词中已用过。 但在烟草后着一“浪”字,实属吴淑姬独创。   《古今词统》眉批云:“竹浪、柳浪、麦浪与草浪而四”,即指吴淑姬自创新词“草浪”,直可与前人所创“竹浪、柳浪、麦浪”相媲美。 “一川烟草”是静景“一川烟草浪”则是动景。

这里用来比喻愁思恰如连天草浪,滚滚袭来,极为生动贴切,也为下句“不如归去下帘钩”铺垫。

放下帘钩,意欲隔断草浪,挡住愁潮,然而这愁思是隔不断,挡不住的,“不如”两字,写出了主人公明知不能而强为之的痛苦心态。   “心儿小,难着许多愁”,自是警句。 “愁”字最后点出,使通篇皆有精神,有画龙点睛之妙。

李清照写愁的名句“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不正面写愁,从舟着眼,反衬愁之大;然而吴淑姬这里先把愁比作“一川烟草浪”,极言愁之大之多,再将它与“心儿小”作强烈对比,落到容约而下。 两人写法不同,而各有千秋。 所以南宋黄升评论说:“淑姬女流中黠慧者,有词五卷,佳处不减李易字。 ”这种评价是很客观的。   扯远了,话说回来。

不幸中的万幸,此案恰遇了当时的太守王十朋。 因王十朋听闻吴淑姬的才学,为睹其风采专设一宴席,邀请幕僚和理学院的学士们,席间命为吴淑姬解开枷锁,命其即席作诗。

吴淑姬即兴作词两首,众人皆赞叹不已。 因王十朋爱其才能把她无罪释放(时隔千年,我们还要赞美一下这个开明的太守王十朋。 因篇幅所限,我们不对王十朋加以解说了。

)。

  我们不得不诅咒那个吃人的旧社会啊!吴淑姬被这么一折腾,名誉毁了身价更是一落千丈。 最后,只能让一周姓人士买来做妾。 她的“吴淑姬”之名就是这个周氏所起。 之后,吴淑姬在萎靡中苍老终生。 这位周姓人士何样的才学、何样的相貌、何样的年龄,无从知晓,但可以断定应该是较吴淑姬年迈许多,肯定有不止一个妻妾;吴淑珍幸福与否、死于何时、有无后代并无记载,大家可以凭想象和推断定不如意!一个绝代才女沦为这样的结局真是可惜、可怜又可叹啊!  我讲吴淑姬的故事就是想佐证,在几乎同样的时代,社会会给朱淑真什么样的待遇呢?。

上一篇:梦见大楼 高楼 楼房 周公解梦
下一篇:向过度索权的手机APP“开刀”
养殖网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7 养殖网-www.374877.com All Rights Reserved.